首页 · 基金公司 · 正文

凯石基金“私转公”后举步维艰 多只产品出现规模危机!年内迄今仅有一只短债产品成功发行

原标题:凯石基金“私转公”后举步维艰 多只产品出现规模危机!年内迄今仅有一只短债产品成功发行

  在2020年爆款权益基金盛宴中, 头部公募凭借规模效应大收管理费,全年赚得盆满钵盈,但部分小基金公司却在行业马太效应下惨淡度日,头尾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明显。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凯石旗下的权益类基金规模危机自今年9月以来全线爆发。公司网站公告显示,公司先是发布了凯石源和凯石浩资产净值连续低于5000万元的提示性公告,后又在10月31日发布了凯石浩合同终止和基金财产清算的公告。11月以来,公司又先后发布了凯石湛、凯石淳、凯石源的资产净值连续低于5000万元的提示性公告,一时之间,似乎这家“私转公”旗下的权益产品均“岌岌可危”。

  凯石在权益新品夹缝中难以生存

  年内迄今仅成立一只短债产品

  截至今年3季度末,凯石基金在内地141家基金公司中的总资产排名仅为列第131位,全部资产合计约为9.9403亿元,这一数值较上一季度末缩水了2亿元左右。

  从原因来看,公司年内目前仅发行成功了一只产品,即今年1月成立的凯石歧短债,此后的大概10个月时间便未能有新品成功问世。《红周刊》记者统计发现,公司在年内还有两只产品发行失败经历,分别是跨年发行的凯石泓行业轮动和凯石秦纯债三个月。

  从公司存续产品规模来看,凯石基金也是问题重重,今年这类规模危机提示性公告已经出现过多次,最终凯石浩成为年内不幸倒下的第一只基金。根据清算提示性公告,凯石浩自2020年10月30日起进入清算期,11月20日披露了清算报告的全文。

  其实,公司也曾努力尝试拯救旗下迷你基金产品,如在今年7月,凯石基金就曾召开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拟通过投票的方式修改基金合同,变更基金备案要求以及临时报告所需披露内容。将基金备案条件中,“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或者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情形”,由原先的进入清算程序并终止,无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变更为基金管理人应当在10个工作日内向证监会报告并提出解决方案,并在6个月内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进行表决。然而,由于参加表决的基金份额未达到有效条件,最终持有人大会宣告失败。

  从凯石浩的基金三季报来看,《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彼时基金的股票仓位已经不到60%,同时基金的重仓股基本上是以低风险的国企蓝筹股为主,彼时其前三大重仓股分别为中国神华、中国建筑、中国石化,并且当季三大重仓股的持仓占比均超过了7.5%。基金经理表示,传统的低估值板块具备良好的配置价值,投资中将继续坚持来获得确定性的收益。可惜的是,在四季度顺周期股崛起时,该基金却未能迎接胜利来临而提前倒下了。

  与凯石浩的投资思路迥然不同,凯石淳的重仓行业基本上是以中小创中的成长股为主。从最近一季的基金重仓来看,除去五粮液和国泰君安之外,基金经理所选择的其他重仓股基本上是科技和新能源板块中的热门标的,例如比亚迪、隆基股份、宝信软件等。这些标的皆在二级市场上涨幅不菲,但遗憾的是,重仓股的出色表现仍未能力挽基金规模不佳局面,两类份额三季度末合计也就在千万份左右。

  凯石“私转公”后举步维艰

  人才短板制约公司发展空间

  在凯石旗下大多数基金产品迷你发展的背后,《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这一方面与凯石基金是公募新兵缺乏一定的品牌号召力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公司基金经理阵营人少和知名度不高有关。

  目前公司在任基金经理仅有周德生、梁福涛、王磊、高海宁4位,其中前三位是负责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首先看一下周德生情况,其目前在基金经理岗位上任职尚不满1年。此前,周德生曾在两家券商做过卖方研究员,自今年3月11日开始在凯石基金管理凯石淳,但是迄今年内的业绩增长率仅有两成左右,在同类基金产品中排名较为靠后。

  任职也刚满两年时间的梁福涛管理着3只权益类基金,分别是凯石沣、凯石澜、凯石涵,在管产品资产总规模为8.05亿元,迄今任职期间的最佳基金回报约为68.57%。他所存在的问题也是颇为明显的:首先是在管的三只基金产品规模也是勉强维持温饱,其中仅凯石澜能够维持在2亿的成立线之上;其次是,3只产品年内的业绩基本也只在20%一线徘徊,在同类基金产品中排名居后。从其在管三只基金的持仓来看, 或许也是由于忌惮规模过于迷你的缘故,基金经理年内重仓股中唯一涨幅翻番的只有中国中免。

  另一位管理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王磊也是一位从业时间不长的新人。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迄今他仅在基金经理岗位上任职时间达到1年半左右,所管理的凯石源和凯石湛年内净值增长率均不到20%。从王磊的持仓来看,《红周刊》记者发现基金经理的思路基本上是一种类似混搭的模式。以其管理的凯石湛为例,在基金三季报的十大重仓股中,我们不仅能发现中南建设、荣盛发展等地产股的身影,也能发现兴业银行、华帝股份等银行和大消费类公司,当然也不乏智飞生物、富瀚微这样的中小创成长牛股。但是,这样无固定风格而类似拼盘的持仓思路,导致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也不到20%。

  除了权益团队的三位基金经理经验欠丰外,《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公司目前唯一的债券基金经理高海宁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新人。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高海宁目前累计的任职时间为1年零253天,从国开泰富来凯石后,其仅管理着公司一只短债产品。

  《红周刊》记者多方了解到,对于凯石这类旗下有着诸多生死一线的公司来说,若能在实际投资中更为准确择时、集中持股,且能在一段时间内集中持股做出成绩,则其或许还能迎来改变命运的机会。当然,若凯石目前的股东陈继武和王广国(都是在公募圈中打拼多年的资深人士)能够凭借他们的人脉,为公司拉来一两位明星基金经理来救场,或许也能改变当前的困局。

(文章来源:红刊财经)

小贴士:这个题材极具想象力,似乎因为该公司拥有一些宝贵的土地就身价万千了。土地本身是一种特殊的资产,土地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特别是一些地处大城市繁华地段的上市公司,更可能因为拥有一片土地而脱胎换骨。关于这一类题材,投资者其实只要多花一些功夫,认真查阅上市公司年报和上市公告书,招股说明书等等,均可以事先发现。可惜真正愿意花时间去做这些工作的人并不多。同时,拥有土地资产并不一定会升值,即使升值了也不一定会立即表现出效益,所以,最终还是要看有没有人来挖掘并宣传这个题材,看有没有让升值的土地表现出效益的契机。

推荐阅读:

600647

股票操作

600647

暖片散热器

本文《凯石基金“私转公”后举步维艰 多只产品出现规模危机!年内迄今仅有一只短债产品成功发行》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标签:, , , , , , , , ,

本文地址:https://www.yingming168.com/18313.html